同学的一个点名很有意思:五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看到这个问题之后,确实想起了很多很多……我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有些只有我能记住的事情,回忆起来却是另有滋味。
十年前的现在,我又在做些什么呢?
九岁。大致四年级了。刚刚转了学,人生地不熟,不喜欢每天带饭盒吃学校做的饭,上下学走着也不过五分钟。小时候家教严,到了这点恐怕也是该洗洗睡了。就那么个小孩儿,仿佛还在眼前,而看着此时屏幕前的我,发现已经物是人非。
小学转学后的某一天,太阳发出的光是惨白的,街上有些女人已经把头巾当成了口罩,裹得严严实实。这也是我记忆中北京的第一次沙尘。我在那时对这种不可思议现象的形容词沿用至今——惨白。
不知不觉,老北京成了新北京,秀水的街边再也找不到卖瓷瓶酸奶的推车;长安街上也再也看不见那一个个起早贪黑卖煎饼果子、鸡蛋灌饼的早点摊儿;鸟巢取代了工体成了北京最辉煌的体育场;铺得沥青味十足的马路上,自行车道却越来越窄;早晨沿着街边遛鸟的人已经见不着;盛夏也只能在胡同巷里才能看见几个光着大膀子的壮小伙;CBD的兴建成了无数房地产开发商宣传的金字招牌,地皮都散发着铜臭味儿;街边人行道的灰砖换作了彩砖;垃圾桶也成了分类的,尽管垃圾车从来只有一个格子……越来越现代化的北京,看这样,真是成了新北京。
到了沙尘天,就成了惨白的新北京。
绿色奥运的时候种了好多树,铺了好多草,看着整整齐齐排着的树,我心里纳闷儿,老祖宗何尝这般种过树呢?整整齐齐卫兵一般的树,我看不出哪点好看,或许航拍上看,这样种树,可以以最少的树苗,铺出最大面积的绿色。奥运会那几天,天蓝得不像样,作为一个成天骑车一个小时左右上下学的人,我真恨不得单双号限行成为常态,看着那些都挤上自行车道的汽车,心里咋一个恨字了得?
奥运会咋不在春季举行呢?或许沙子就不敢吹过来了。
有年高考的题目叫“北京的符号”,想来想去,就那几个景点,奥运会过后还多出几个新潮的,但是城市的规划者似乎没有想过,一个城市究竟什么才是最吸引人的?特别对于像北京这样一个蕴含着极深文化底蕴的城市而言,科技,真的能让这座城市更美好么?小时候的天一直很蓝很蓝,没人觉得稀奇;街边摊贩吆喝,没人觉得有碍观瞻;院子里种的树,各式各样,不排兵布阵似的种却也没人觉得别扭;小时候晚上望望天,星星数不清;小时候的春天,春暖花开,风和日丽……
时代在进步,老北京如今换作了穿着西装的小贝勒,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是味儿,北京这几天又是惨兮兮得发白……得嘞,咱还能说啥呢。

5.18 晚 三教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