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成了死宅,也不知道哪天开始,突然对这种生活有了莫名的烦躁。适逢假期,四处溜溜,只为拾取那记忆,感慨下现在的荒芜。

永安里小学。校门换了,可里面的蓝墙依旧那么熟悉。回到这里,这却不再属于我
永安里小学。校门换了,可里面的蓝墙依旧那么熟悉。回到这里,这却不再属于我
通惠河前的破桥还是那么破。
通惠河前的破桥还是那么破。
铁路地下道旁边的小餐馆如今已成了这幅破败模样……
铁路地下道旁边的小餐馆如今已成了这幅破败模样……
这个角落的烤串摊子。想当年哥几个下了学就这里一百个串儿~
这个角落的烤串摊子。想当年哥几个下了学就这里一百个串儿~
车辆段的破门,进去就能看见铁路。本想进去看一看,可是看见几个小孩儿从里面蹦跳得出来,便也就作罢了。
车辆段的破门,进去就能看见铁路。本想进去看一看,可是看见几个小孩儿从里面蹦跳得出来,便也就作罢了。
远远望那个水塔,曾经也在下面戏耍。如今却再也找不到抵达那里的路
远远望那个水塔,曾经也在下面戏耍。如今却再也找不到抵达那里的路
曾经的臭河一条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庆丰公园……我的十五年哦!
曾经的臭河一条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庆丰公园……我的十五年哦!

这些吗,想想便是,人总得向前走,对吧

说点什么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