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上了大学以后,才真正感觉到我们缺乏的是什么。
理想人人都是有的,可到了大学,就淡了,可能到了工作时,就没了。我发觉在大学校园中,很多人都是很功利的,我们一定要为了学分,才会做某事,我们一定要为了奖学金,才会做某事……其余的一概都是没用的,一开始,觉得大家这样想很正确,因为我们未来所要面对的社会,在那些过来人的描述中,就是功利的。现在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功利的社会产生了功利的教育,功利的教育缔造了功利的学校,功利的学校培养了功利的学生,在一个学习的地方,我们学习的只是如何去是谄上媚下,看上去,这样符合社会的价值观,实际上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一圈一圈产生的,而且由一代又一代的人巩固的。大家都是按照“前人”传授的“道理”来为人处世,殊不知“前人”的这些“道理”也是“前前人”所告知的,没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听说,不这么做就会被社会刷掉,没人敢拿自己的前途去试试真假。殊不知,我们现在无比现实的思想,都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中的佼佼者所灌输的,他们需要奴隶,因为,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成功。
上了大学,周围的同学们最多的抱怨就是上这课没用,比如:高数有个毛用?你家买菜还写个微分方程算算菜价吗?每次看到有人发表类似言论,我都觉得搞笑,我特想问,你上大学有个毛用,打炮开房用老师教吗?我知道他们也一定有答案,例如,为了找工作;再或者,更深层的原因,所有的人都上大学,所以我也得上。我们上大学的动机不再是学习什么,而是随着大溜走,比如学高数,课本讲得抽象无趣,所谓的应用题也和现实九不搭噶,于是很多人就发出如段首给出的那种抱怨声。身为大学生,居然只知道看课本,刷习题,没用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些东西在哪有用,我们功利性的学习,所以我们就想着考试及格,刷分保研,逼急了实在不行部分人群还可以利用下性别优势去搞搞潜规则。当然,在本身扭曲的教育环境下,也确实存在恶心的东西,比如艺术生要过英语,你说艺术这种东西,学英语干毛?和外国艺术家交流吗?这是多么低层次的艺术,真正的艺术难道不是用作品直接与人的心灵交流么?
我属于那种尊重自己选择的人,我有喜欢的事,一直如此,我喜欢的事我一定就会去做做看。开始,我特别希望能有够组成一个小组,大家一起来做些事,现在我觉得不行,因为我不断的感觉,好像就我一个人瞎折腾,这行为看上去是很二的。很多人选择了这门专业并不是因为他感兴趣,只是因为前一段中提到的那个原因,随大溜。我不知道在大学这个群体中,如何寻找伙伴,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活动没有意义,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意,更没有学分,也没有奖金。在过去的那周里,我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学校组织星火基金,在各种奖励下,瞬间无数研究组诞生,无数的课题飘到了报名处,我不评价这个活动本身,这个活动定然可以产生一些优秀的成果,也定会有一批优秀的人加入,但我只知道,大多数同学只有在功利条件下,才会在一起做一点事,平时打打游戏就算是不错的交流感情了,只能说我一开始太幼稚,想得太简单。其实也不能说的太绝对,在走出校园后,专业对口率之所以这么的低,并不是教育的过剩,而是他们本身对这个专业没有激情,上四年专业课,就是瞎玩闹,要说做一些和专业有关的事,那更加的扯淡。当然了,这里面的行为也是逼出来的,根源不在学生自己,社会主导学校的行为,学校主导我们的行为,我也胡乱报了个什么英语比赛,就是因为听说送分儿,考个试不耽误工夫,二十块钱,值。
今天舍友送我,在车上和他聊,没说完就到了地方,其实我想说的就是,如果你不喜欢自己选的这门专业(理论上很多人不能算自己选的),那么,就一定要提前做准备,关注自己渴望进入的领域。我不知道我说能有多大用,毕竟我也是过河的人,不知深浅,但是我总归知道,如果废了这四年,那还想成为佼佼者,除非你爸是李刚。
扭曲的教育不断输出扭曲的人进入扭曲的社会让社会更加扭曲,在这个扭曲的句子里的人,会嘲笑认真的人,会鄙视有理想的人,他们自诩深谙世事,他们没有信仰,没有理想,说别人嚼过的话,做别人做烂的事,却还要试图去影响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正常人,着实可恨。
文尾摘抄: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2
说点什么

1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Subscribe  
最新 最旧 得票最多
提醒
feiyaz

完了,youd我太崇拜你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