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

傍晚
这样的夏日太罕见,北京少有这舒服的风,可是再怎么舒适的日子,也会有不舒适的人。 晚上吃了好多好多,未放假的某次周末留在学校也是这样的吃,为啥呢?其实人的胃满足了,脑袋也就不较劲儿了。那时候我就提出这么个假说:人的其它欲望 + 食欲 = Const。是对时错我也不想深究,好像在我这挺成立的。 下楼溜了溜。一年多了,每次周末都是进一次门出一次门,电脑占据了我生命中最豪华的时光。这回就着难得舒适的风出来溜达,倒是觉得,城市也很恬淡。 街边这么几棵树几堆草,和这楼在一起,倒也不觉得不搭调。 原本的绿地有了石径,如今又多了这些石头堆,你说是凌乱,我倒觉得是浪漫。 这倒是有了些小园林的意思。 破破烂烂的墙和高压线塔,让这稍有了阴森的感觉,不奇怪,到底这还是城市。 天愈发的暗淡,可街边的人还是不少,一天忙到晚拼的是命,可到了家,总要有一点生活的感觉才好,不是吗? 这片无人管理自由生长的野草,我倒觉得比院子里齐整整的草好看,随风浮动的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