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画两则 – 记小感受

并非是闲的没事了才画的这两张画,总的来说现在应该是超级忙……但是呢,你说啥能压得住我的突发灵感呢?这东西就是这样,你刻意地想画,反而啥都画不出来,突然想到啥点子,赶紧画下来才是正道啊。 上图吧。 与或门。描述这个情景真的很合适,在爱情游戏里,一个人是定然玩不转的,郎有情妹无意那是爱情所不能容忍的,修成正果何其难?更何况即便修成了正果,也依然时时刻刻面临着“&”的挑战。 这世界上最爱你的那必是你的至亲,这种小到基因大到血脉的联系是你一辈子都甩不掉的,无比紧密。但有些时候,你也应当发觉,若是这血浓于水的爱之外,还有人会爱你,这是多么的不易啊,凭的啥呢?真心不知道,总之,珍惜吧。 ...

没那么容易

半年过去了,回想半年前时的脸红心跳,发觉脸红已然不在,但只有自己才知道,胸膛里的那颗心还在扑通个不停。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半年就这么一晃就过去了。可细细地品位时却又觉得时间好慢,甚至于奇怪如此多的事情是如何装进短短半年的。 和媳妇儿好之前,她经常戏谑地说,你个破理科生。理科生,确实有点破,特点是喜欢规律的法则,喜欢有输入就有输出的函数,喜欢有条件就能推出结论的证明……破理科生的世界是完美的,因为一切都可以总结,一切付出都会有收获,一切因都会有一个果。 可这个破理科生发现世界并不是这样运转的,没有完美的事情,甚至于一件完美的事都不存在。 我到现在也说不清什么是爱,怎么爱,为什么爱,没有什么人能给人类这最复杂的情感下一个定义,试图这样做的人一定会撞得头破血流。或许就是这种朦朦胧胧才是爱吸引人的地方吧。 半年的时间,周围的朋友分分合合,看见这样的他们,我多半会调侃下,既不劝其重圆,也不劝其再求新欢。其实看到这样的他们,我心里也很不好受,只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们。我想,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事发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