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回本钱再说

本是不顺心的几周,却因几个人而添了些许滋味。 首先要提的是上周在学校做高招公开咨询日志愿者时,和那位前几届计科实验班的班主任的谈话,和她说过话,才觉得自己是过于相信自己的心智了。我谈到了不少困扰我的事情,包括我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包括在这所学校的学习,包括未来的发展……老师其实说的话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这样:做自己的事,不要管别人。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一个朋友曾经的QQ签名:走自己的路,让被踩的人叫去吧。原先觉得残忍,其实这是现实;原先觉得要互相扶持,其实是自己内心懦弱——就好像让怕黑的人走夜路,无论如何都不敢,但有个人陪着,便好一些,哪怕陪同的那个人也怕得要命。领跑的人,很累很累,因为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也不知道该用多大的体力,可如果现在不使劲跑一跑,那么毕了业,怎么可能超得过那些坐着爹妈顺风车的人呢?我不能说那样的人生不好,这就是葡萄酸了,我只能说,对我来说,我想要的未来,由我创造的话,我会更加幸福。 还有一件让我纠结了一阵的事,就是参加ACM比赛。正值泡图书馆备高数考试之际,班长一个软院同学求组队的电话...

扭曲吗你?

就是上了大学以后,才真正感觉到我们缺乏的是什么。 理想人人都是有的,可到了大学,就淡了,可能到了工作时,就没了。我发觉在大学校园中,很多人都是很功利的,我们一定要为了学分,才会做某事,我们一定要为了奖学金,才会做某事……其余的一概都是没用的,一开始,觉得大家这样想很正确,因为我们未来所要面对的社会,在那些过来人的描述中,就是功利的。现在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功利的社会产生了功利的教育,功利的教育缔造了功利的学校,功利的学校培养了功利的学生,在一个学习的地方,我们学习的只是如何去是谄上媚下,看上去,这样符合社会的价值观,实际上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一圈一圈产生的,而且由一代又一代的人巩固的。大家都是按照“前人”传授的“道理”来为人处世,殊不知“前人”的这些“道理”也是“前前人”所告知的,没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听说,不这么做就会被社会刷掉,没人敢拿自己的前途去试试真假。殊不知,我们现在无比现实的思想,都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中的佼佼者所灌输的,他们需要奴隶,因为,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成功。 上了大学,...

成长,是需要勇气的!

公交车上。 两个小黄帽嘻嘻哈哈地玩着,看见他们,才觉得自己大了。 我特别庆幸的是,我和他们相比,我拥有一个更美好的童年。现在的小孩,要学奥数、学英语、学乐器……看到的树,都是整整齐齐排着的;看到的草,就是绿茵茵平平整整铺着的;看到的花儿,都是五彩斑斓花坛摆出来的……我庆幸,我有一个能在花草丛生,树荫满地的世界奔跑、追赶、嬉戏的童年;我庆幸,我很晚才接触到电脑、电子游戏,让我有一个可以回忆的童年;我庆幸,我能有个和蜻蜓、蝴蝶、蝌蚪、蛐蛐做伴的童年……我好想那时的北京,我好想那时的自己。 时间从身边流过的时候总觉得难熬,回头望,才觉得时光易逝。 到了大学,才知道啥叫日月如梭。睡一觉,奔教室,奔食堂,玩玩游戏,打个盹,紧接着就是再睡一觉了。一天天过得飞快,而且快到我能感觉到。 高中真好,哪怕是高三。 这话很多人有同感,是的,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人们的大脑更愿意记住快乐的细节,除了那些真正触及心灵的痛,其余的都被抛弃了,可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刻骨铭心呢? 高一的时候,我们说,...

湖畔木屋

很久以前,就有一个梦想,梦想在一个密林深处,一个平静的湖畔旁边,建一个木屋,一个人,或和最爱的人住在里面,吃野果,钓湖虾……清晨在湖畔散步,傍晚在屋旁摇椅上听虫儿吟唱。春天看蒲公英花绽放,夏天看鱼儿在湖中浮游,秋天看风拂草地的粼粼波浪,冬天看银染的森林。 梦想终究还是梦想,住在这个狗屎味儿的城市里人都变得狗屎了。 有人说,这世界上无知的人最幸福,那些知道东西多的人反而会活的很累很痛苦。我不同意啊,人性怎么可能是这么简单被区分的呢? 在我看来,极度无知的人生活不见得幸福,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活着应该为了自己。 在我看来,极度聪慧的人生活不见得痛苦,因为他们看透了一切,他们心如止水,平静得激不起一丝涟漪。 都说我们的社会乱,我猛点头。但实际上我从没进入过这个社会。 我不是享乐派,但也不是中国为数最多的安逸派。他们活着没有其他的追求,就是吃饱了喝足了玩够了,最后再有个房子住。 总有大堆的人说,算了吧,就这样吧,反正XXX也没戏。头次听觉得这是忠言,这是社会的法则,这是规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