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大三。

不知不觉的我在大学的时光已然飘过了三年,这三年有喜有忧,不过我感觉得到,大学的生活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大三大四是个分水岭,每个人都不得不去思考自己的未来,是工作、是考研、是出国亦或是其他路,这可能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所经历的第一次人生抉择,不再有父母的企盼,也不再有老师的推动,因此无论选择哪条道路,都不再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 我选择了保研,但并不完美的是,只能够保在本校(现在只能说很可能),之所以选择这条路是因为我更喜欢把时间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当中,我不愿意为了考试而学习政治,不愿意为了考试而背诵英文……因此我选择了这样一条看似令人羡慕的路。实际上,只有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才会发现,做这样的选择要付出多少,因为名额是有限的,总有人会被排除在外,这是个残酷的游戏,我很庆幸我的努力换来了不错的成绩,但是我也很遗憾,因为我为了好的成绩牺牲了很多。 从这个博客的更新频率来看,就能知道我这个学期的压力,我原计划更新的五子棋系列,拖了半年也没有完成=。=!这种程度的拖稿真非我的原意,确实,这个学期的分数的重要性...

傍晚

傍晚
这样的夏日太罕见,北京少有这舒服的风,可是再怎么舒适的日子,也会有不舒适的人。 晚上吃了好多好多,未放假的某次周末留在学校也是这样的吃,为啥呢?其实人的胃满足了,脑袋也就不较劲儿了。那时候我就提出这么个假说:人的其它欲望 + 食欲 = Const。是对时错我也不想深究,好像在我这挺成立的。 下楼溜了溜。一年多了,每次周末都是进一次门出一次门,电脑占据了我生命中最豪华的时光。这回就着难得舒适的风出来溜达,倒是觉得,城市也很恬淡。 街边这么几棵树几堆草,和这楼在一起,倒也不觉得不搭调。 原本的绿地有了石径,如今又多了这些石头堆,你说是凌乱,我倒觉得是浪漫。 这倒是有了些小园林的意思。 破破烂烂的墙和高压线塔,让这稍有了阴森的感觉,不奇怪,到底这还是城市。 天愈发的暗淡,可街边的人还是不少,一天忙到晚拼的是命,可到了家,总要有一点生活的感觉才好,不是吗? 这片无人管理自由生长的野草,我倒觉得比院子里齐整整的草好看,随风浮动的葱...

欢乐儿童节,大学第一个暑假COMING SOON

儿童节,收了不少短信,很开心~!奔2去的人了,终归还是不服“老”的,网上不就戏说么,现在小学生过情人节,中学生过情人节,大学生过儿童节。 这学期放假虽然早,但是导致了一个不好的结果,那就是考试分布过于集中,回想起上学期一周复习一科的欢乐刷题生活,再看看这学期考试日程表,只能叹息,所以这两周博客不会经常更新了(我对上个月的更新频率表示很震惊)。两周后各种考试就都Over了,超长暑假也随之而来,所以现在先小规划下假期的生活。 首先是书单,假期要阅读学习的内容主要就依靠这些了: 《算法导论》 《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C语言描述》 《组合数学》 《离散数学》 《算法艺术与信息学竞赛》 以上数书主要是为下学期参加ACM做准备,这也意味着假期准备比赛是大头任务。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没有假期作业而且各个学期课程不同的大学生活而言,假期如果不自己安排一点事情,还真的是没啥好干的。前几天去看了一些比较知名的IT企业(国内国外都算上)的暑期实习生的招聘简介,才发现自己其实差的蛮多,没有个拿得出手的东西,真的是不行。

赚回本钱再说

本是不顺心的几周,却因几个人而添了些许滋味。 首先要提的是上周在学校做高招公开咨询日志愿者时,和那位前几届计科实验班的班主任的谈话,和她说过话,才觉得自己是过于相信自己的心智了。我谈到了不少困扰我的事情,包括我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包括在这所学校的学习,包括未来的发展……老师其实说的话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这样:做自己的事,不要管别人。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一个朋友曾经的QQ签名:走自己的路,让被踩的人叫去吧。原先觉得残忍,其实这是现实;原先觉得要互相扶持,其实是自己内心懦弱——就好像让怕黑的人走夜路,无论如何都不敢,但有个人陪着,便好一些,哪怕陪同的那个人也怕得要命。领跑的人,很累很累,因为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也不知道该用多大的体力,可如果现在不使劲跑一跑,那么毕了业,怎么可能超得过那些坐着爹妈顺风车的人呢?我不能说那样的人生不好,这就是葡萄酸了,我只能说,对我来说,我想要的未来,由我创造的话,我会更加幸福。 还有一件让我纠结了一阵的事,就是参加ACM比赛。正值泡图书馆备高数考试之际,班长一个软院同学求组队的电话...

扭曲吗你?

就是上了大学以后,才真正感觉到我们缺乏的是什么。 理想人人都是有的,可到了大学,就淡了,可能到了工作时,就没了。我发觉在大学校园中,很多人都是很功利的,我们一定要为了学分,才会做某事,我们一定要为了奖学金,才会做某事……其余的一概都是没用的,一开始,觉得大家这样想很正确,因为我们未来所要面对的社会,在那些过来人的描述中,就是功利的。现在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功利的社会产生了功利的教育,功利的教育缔造了功利的学校,功利的学校培养了功利的学生,在一个学习的地方,我们学习的只是如何去是谄上媚下,看上去,这样符合社会的价值观,实际上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一圈一圈产生的,而且由一代又一代的人巩固的。大家都是按照“前人”传授的“道理”来为人处世,殊不知“前人”的这些“道理”也是“前前人”所告知的,没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听说,不这么做就会被社会刷掉,没人敢拿自己的前途去试试真假。殊不知,我们现在无比现实的思想,都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中的佼佼者所灌输的,他们需要奴隶,因为,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成功。 上了大学,...

爱在何方

昨天过得很HIGH,可晚上父亲的一个电话,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母亲的生日。 我会记得那个人的生日,犯贱一样得等着凌晨发条信息。却忘了我的至亲,对我最重要的人的生日。父亲的电话点醒我,给了我补救的机会,却没能够让我的心再平静下来。 我现在怀疑,在我的生活中,究竟谁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或者说,谁才是我真正在乎的人。我不了解你们,我自私。 爱在何方,我以此自问,却说不出那藏在心底的答案,我知道,他们在哪里,可我自责,因为我无法让他们感受到我的爱。 我以为我很慷慨,来向我索取,我便给予。现在发觉我错了,这样,对爱着我的人并不公平,因为我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额外给他们的礼物。 心分得太细,就没有爱。 我曾抱怨,朋友待我太薄,我期待那份“厚礼”,却只有很少。现在想一想,都是自找的而已。因为我似也从未关心过他们,以至于,我在他们眼中,可能只是一个帮手,而不是一个朋友,因为,作为朋友,我太自私,而作为帮手,我很慷慨。 我想拒绝。 我想封闭。 消极。 我又一次的迷失了方向。我又一次的不知所措。此时此刻,我竟然...